/AloeR/i_top_xjtu.jpg
新闻网首页 交大首页
主页新闻 综合新闻
教育教学 科研动态
外事活动 招生就业
院部动态 多彩书院
校园生活 思源讲堂
人物风采 校友之声
医疗在线 社会服务
媒体交大 新闻纵横
新闻专题 图片新闻
视频交大 理论园地
信息预告 校园随笔
 
 
生命之歌三重奏
来源:交大新闻网 日期 2013-09-28 12:03 点击:

静园

我是一个歌者,带着沙哑的眼睛于喧嚣的尘世中寻找一片寂静的乐园,用自然的风荡涤生活的潮湿,剩下纯真。

青草刺破冬的禁锢,青春从此有了斑斑青涩。

夜凉独坐清悠,月光下的樱花依然竞相开放出美丽的物语,生命在春季不仅仅是过客。

浮水的池塘,桥上桥下,两个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岁月的斑痕悄悄爬上双鬓,或许水影里的,会永远是一个孩子。

生活的片段如花瓣,开了落,落了又开,载着生命这艘船驶在将来的记忆里。

松树像面山,外面的是现实的我,里面的是梦想的我。

一瓣一瓣,一半一半。

向左向右,一念之间。

金鱼

喀那山是我的故乡,风在广阔的天地间奔跑,唱着歌。

溪水哗哗地流,好凉,好凉。

溪流的尽头是什么?

老鱼伯说,还是溪,怎么会有头呢?

大鱼哥说,是鸟的嘴,鲨的牙。

我看了看远处的天边。

那有一轮红日,红得像火,又像情人的脸。

我独自一人离开。

那片熟悉的草原,那枝依依招摇着的风信子。我的故乡。

故——乡。

上路了。只带走了一片叶子。

飘泊的季节,心随着飘零去追寻。

即便某一天,我会成为鸟的点心,或塞住鲨的牙缝。

没有明月的夜空,天边的黑暗压在我的头顶,沉重的孤独深深刺入我的肌肤,心脏。思想的伤口牵动得生疼。我流泪了。

没关系,我还在水里。

蒲公英带着希望飘了一代又一代,它听见古苏格兰的大地上彻响着震撼灵魂的呼声。

绞刑架只能绞死华莱士的呼吸,又怎能绞死那声高高的“自由”!

东亭

宽阔背影遮挡不住历史的车轮,鱼纹爬上眼角延伸出比黑夜还深遂的一丝触动。

夕阳坠下,在余光里,我看见了自己的影子。

孤独的,很长很长。

风与花瓣的耳语,时间将其一幕幕重演。

风的多情与花瓣的短暂,上演着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。

故事可以重演,花儿也可以重开,却再也不会是昨天的。

远古的一头大象,无意留在了河滩上一个脚印。

时间便将它深深地刻在泥土里,成了我手上的化石。

痕迹在岁月的润饰下,外表渐渐淡却,心里只有越来越清晰。

老者从年轻人的眼睛里看到了曾经生命的激情;

年轻人从老者的眼睛里看到了生活的厚重

隐隐闪过一丝深深的缅怀。

文字:宋兴斌
编辑:张琢悦

 
 
相关文章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 
 
 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 
 
 
 
信息预告 更多
 
 
栏目新闻 
 
新浪微博   今日头条   微信
 
 
 
 
在线投稿 | 联系我们 | 管理登陆 | 新闻流程
 版权所有:西安交大校园文化管理办公室 网站建设:网络信息中心
陕ICP备06008037号 网络信息中心提供网络带宽